◈ 

第一章

遇了怎樣慘無人道的行徑。
炎炎夏日,我卻覺得一股寒意由腳底蔓延至全身。
安葬好宋大娘,我們搬離了鎮子。
我們搬到一片隱匿於竹林的小院。
我更加勤奮地練習,期盼着有一天能夠親手懲戒惡人。
某天,老頭和我說:「那幫何家人死了。」
我一愣:「怎麼死的?」
老頭慢悠悠喝了口茶,說道:「一劍封喉,血盡而亡。」
說到這,他不着痕迹地看了我一眼。
我不明所以,坦然迎上他審視的目光:「那真是罪有應得,大快人心。」
老頭又喝了口茶,表情凝重:「現在坊間流傳是魔女殺了他們」「又說這魔女可以助人長生,令很多達官顯貴心嚮往之」「聲勢最大的就是京城何家,打着為親人伸張正義的名頭,四處懸賞」京城何家勢力龐大,在商界幾乎隻手遮天。
暗地裡卻欺壓百姓,無惡不作。
奈何權勢滔天,無人敢與之抗衡。
我憤憤不平:「我呸!
那些人本就該死」「這群人不過是懷揣着對長生的痴心妄想罷了」「還偏偏裝作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真是可笑至極」老頭放下茶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社會是由上位者主導的,」「當你站到比他們更高的巔峰時,才可以無視社會的規則。」
我掂量着手中的劍,若有所思。
「好了,為師這幾日要出門遠遊,你一人在家多注意安全。」
老頭說完,帶着包袱揚長而去。
2他這一走便是半月之久。
老頭回來時帶着一身的傷,血流不止,身邊還有一位男子攙扶着他。
簡單止血包紮後,老頭沉沉睡去。
這時我才細細打量這名男子。
他一身墨黑色衣衫,很瘦。
深邃的眉眼透着淡淡的清冷感,一副文縐縐的書生樣。
舉手投足間像極了一位故人。
注意到我打量他的視線,他慌忙拱手行禮:「在下何家小生何瑀,初來此地,如有冒犯,還請姑娘原諒。」
竟連姓名也如此相似,心下不由地一驚。
我佯裝鎮定,沖他點了點頭,「謝霜。」
「我師父怎麼會傷成這樣?」
他神色帶着歉意:「說來慚愧,我正巧與司徒長老同路,他便提議兩人作伴。」
「誰料路遇賊人,司徒長老為了保護我才被賊人傷到。」
老頭平日看起來無所事事,但身手不凡。
能傷到他的人定然是更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