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紀雲笙俯下身,將那個眼熟的小盒子拿了起來。

這是……直播間包裝手串的盒子!

這一款,似乎還是她昨晚親手封裝、早上吩咐了傭人按照清單寄出去的。

她撕開包裝,一條帶着定製小銀牌的手串赫然出現在眼前,上面銀牌的刻字還十分嶄新:GC。

GC。

不是乾柴,不是**,而是顧遲。

她的大叔,就是那個直播間默默支持她業績、帶頭下單、卻連命都不算一卦的榜一大哥!

也不知道我這榜一大哥長得帥不帥,是不是單身

紀雲笙後知後覺才想起,自己曾經當著顧遲的面,直白地袒露對他的覬覦。

現在只覺得,又社死,又臉紅。

她連忙揣着那個定製手串下了車。

話說……大叔人呢?

剛剛,他好像是往這個牆角的方向去的。

紀雲笙剛一走近,就聽得「砰——」一聲,紀宇航直直地從牆角摔了出來。

師兄?!他怎麼在這?!

而當她抬起頭,便看見那站在牆角的、熟悉的頎長的身形……

除了顧遲,還會有誰。

也就是說,大叔突然下車,去把師兄給……揍了??

那她是不是應該……假裝沒看到好一點。

又或者,幫忙放個風?

顧遲大步走過去,拎起了紀宇航的衣襟,語氣冰冷而狠戾:

「別讓我再看到你使這種齷蹉的手段。有我在,你休想對她下手。」

紀宇航咧着牙:

「證據呢?」

他下藥的時候十分小心地避開了所有人,並且現在所有粉末已經處理了,自然無所畏懼。

紀宇航看向顧遲的眼神,甚至還略帶挑釁:

「這裡的監控,可是只能記錄你這堂堂顧總打人的大新聞,真該像上次一樣,給你安排個頭版頭條才是。」

「說到上次的頭版頭條,根據我手上的消息,好像顧總和我旗下的藝人許知茉也不清不楚過。」

距離有些遠,紀雲笙只斷斷續續聽見了休想對她下手、頭版頭條,還有許知茉。

所以,這是兩個總裁為了許知茉爭風吃醋、大打出手的修羅場?

紀宇航露出玩味的笑容:

「還以為顧總有多深情,其實,這只是顧總的口味是吧,就喜歡這種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