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過一會兒就好了。」
沈景煜固執地牽着我的手,一雙眼哭得通紅,他說:「阿芷,你在我面前永遠可以放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只要能讓你開心,做什麼都好。」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激得我眼圈發紅,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般落下來。
那晚我哭了多久,沈景煜就跪了多久。
後來我哭睡過去,次日清晨,我醒來時院子里多了一道高高的青石牆。
沈景煜一身臟污,臉上沾着磚灰,卻笑得比天邊的日頭還要燦爛。
「阿芷,以後沒人能欺負你了。」
當時我們都沒想到。
後來沒有其他人欺負我了,而欺負我的人。
是沈景煜。
5江知暖又暈過去了,這次是真暈。
我戳中她的痛處。
江知暖羞憤交加,再加上為了顯擺頂着十來斤的點翠冠哭了小半個時辰。
一口氣沒喘勻,當場昏死過去。
沈景煜聞訊趕來,頭上的冕冠都來不及戴好,便抱起江知暖喊御醫。
我看着殿上兵荒馬亂的人群,就像看一出嘈雜又無趣的戲劇,只覺得吵鬧。
沈景煜看向我的目光冰冷森寒:「你就這麼容不下暖暖?」
「容不下!」
他狠狠的抓着我胳膊,眼中是我從未見過的狠戾:「朕今日偏要你容下!」
「即日起皇后禁足萬佛堂,為朕和淑妃抄頌佛經千遍,作為朕新婚的賀禮。」
「沈景煜!」
他的話一出,我心彷彿被一把鈍刀割着一般,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我閉了閉眼,語氣第一次軟了下來。
「我快死了,你等我死後再娶她,行嗎?」
沈景煜瞳孔驟縮,眼中閃過一絲驚惶,卻又立刻轉為冷嘲:「白芷,什麼時候你也開始學這些伶人做派?」
我彷彿一下子掉進冰窟,心臟爆發出尖銳的疼痛。
我收起所有軟弱,瘋了般將他們往外趕:「滾!
全部給我滾出去!」
沈景煜面色鐵青,他命令宮人將我強制壓去萬佛堂。
宮門關閉的剎那,我看見沈景煜的背影,毫無留戀,從未回頭。
皇城放了一夜的煙火,一簇一簇的花火綻開照得天地如白晝。
我聽着窗外的禮炮聲,抬頭看見佛龕上眉目慈悲的觀音,忽然就笑了。
笑着笑着眼前一片朦朧,我嚎啕大哭,從此我與他最後的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