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1章春日燼年少夫妻,相伴八載。
我熬枯了心血,身患劇毒,才陪他躲過明槍暗箭,讓他從相府來路不明的私生子,成為了九五至尊。
然後他娶了我最恨的人,還讓我大度的給個封號。
大度?
我馬上就要死了,那你們……陪我一起下地獄吧。
1御醫告訴我活不過今歲冬天時,沈景煜正在給江知暖準備封妃大典。
內務府的小太監捧着冊文,恭敬極了。
「勞煩皇后娘娘給江姑娘定個封號。」
我摸着朝朝的貓耳朵,大筆一揮。
雪白的宣紙上出現一個刺目金紅的字—-賤。
「低廉卑鄙者謂之賤,很配她。」
小太監驚惶地跪下,一雙手奪過冊文撕得粉碎,狠狠砸向我。
紛紛揚揚的紙屑,像枯萎的白蝴蝶落在我發間。
沈景煜怒不可遏:「你鬧夠了沒有?」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轉身想回宮,他擋在我面前。
「滾開!」
「白芷,朕已經許你鳳冠霞帔、母儀天下,還不夠嗎?」
「夠什麼?
夠讓天下人看我的笑話嗎?」
新皇登基,正妻理應為後。
江知暖在這時候橫插一腳,與我一起共享萬民朝拜?
笑話!
沈景煜疲憊地揉着眉心,忍着怒:「阿芷,你能不能乖一點?」
呵,我能不能乖一點?
曾幾何時,是誰跪在我面前紅着眼許諾:「阿芷,你在我面前永遠可以放肆。」
心裏像插了把刀子攪得生疼,我重重拂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
自從江知暖入宮後,我與他吵過太多太多次。
從最初的哭喊崩潰到如今心如死水。
往日的情誼一點點消磨殆盡,我們都在等那根苦苦支撐的弦徹底斷裂。
2月亮西斜,從窗口漫進來,溢了滿室流光。
我看着慘白的月亮,忽然想起了我和沈景煜的初見。
第一次遇見沈景煜,是在十五歲的冬天。
新歲剛過,我去長寧寺祈福。
丫鬟洛水貪食了兩碗素麵,臨回府時鬧起了肚子。
我獨自站在寺前看銀絮飛天,瓊瑤匝地,梅林覆新雪。
白茫茫一片中,匆匆忙忙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我一時躲閃不及,雪沫濺了滿頭滿臉。
等我擦乾淨臉,那人只剩一道月白色的背影。
簌簌風雪裡少年調轉馬頭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