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上一世,姐姐在父母去世後,一千塊錢把我賣給了人販子。
十四年後,我在高校組織的慰問演出中,被姐姐的變態領導盯上。
這一次,我姐不再當我是累贅。
而是通關秘笈。
將我送上她領導的床。
逼迫我成為商界大佬的玩物。
踩着我的血和淚,一步步成為了富甲一方的房地產巨頭。
而我,飽受折磨,病痛纏身,沒有了利用價值,被她再一次趕出家門,慘死在出租屋。
我怨氣衝天,幽魂不散。
再睜眼,我發現我居然重生了。
耳邊掌聲不斷。
眼前光感漸清。
絢麗的燈光,華美的舞台,以及台上一群穿着演出服正在謝幕的俊男兩女。
我有一瞬間的愣怔。
隨即意識到,我真的重生了。
重生在五年前,華安禮堂,大學生慰問演出的現場。
就是這一天,我憑一支獨舞《長街萬象》嶄露頭角。
卻也不幸被一個金融敗類盯上。
那個金融敗類,是這次慰問活動總贊助商的兒子,一個聲名狼藉的紈絝子弟。
他在嘈雜擁擠的後台將我堵在角落,給了我一張卡,讓我陪他睡一覺。
我禮貌拒絕,轉身就走,卻被他一把扯爛了衣服。
我情急之下抓起梳妝台上的爽膚水給了他當頭一棒。
然後拔腿狂奔。
門口一個女人攔住了我的去路。
那就是我姐。
她和那個敗類是一起的。
在那個敗類扯壞我衣服的時候,她憑藉我肩胛骨處的特殊胎記,認出了我。
她喊着我的名字,抱着我欣喜若狂。
我原本不想和她相認的,畢竟當年,是她親手把我賣給了人販子。
但我架不住她的痛哭流涕。
所以我聖母心的回應了她。
她欣喜若狂,更緊的抱住了我,說一定要儘力彌補我。
我的頭被她壓在臂彎下,所以我沒能看到,她冷漠地拭去那幾滴鱷魚的眼淚,並與那個敗類交換了一個勝利者的微笑。
2接下來的幾天,我姐確實用實際行動表明了她的誠意。
幫我還掉了助學貸款,將我的宿舍升級成了單人間。
給我買衣服鞋子,大牌包包。
帶我去高檔餐廳,去學打高爾夫。
我漸漸放下了防備,開始信任並依賴她。
沒想到她卻利用我的信任,在一個周末,將我騙進了那個敗類的房間。
任我喊破了嗓子,都沒能逃脫。
敗類發泄完了,丟了一沓錢在我枕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