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為了莫時裕,大約錯過了很多的風景呢。
「不許胡說,把人給我嚇跑了,你們負責去找回來。」
說這話時,大哥正低垂着頭給我剝蝦殼,剝完一個就放在我的小碟子里,看到我一個個的吃下去,大哥就會露出溫柔的笑意。
大哥總是這麼溫柔的護着我,從我小時候開始,他就是這樣的。
他不限制兄弟們與我說笑,卻時刻關注着我的情緒,一旦出現什麼可能會讓我為難的狀況,他總會及時出聲制止。
他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為我布菜時夾的都是我超級喜歡卻不好意思像在家裡那樣猛造的東西。
還有他的那些同學,玩笑歸玩笑,都對我很是照顧,飯桌上全程笑聲不斷,輕鬆的氛圍極好的驅散了我的緊張。
只要是和大哥在一起,我總是很輕鬆自在。
總之,這頓飯我吃得好盡興。
回去的時候,外頭正在下雨。
北方的九月,天氣已經轉涼,早晚都要搭上長袖外套。
我出來的時候因為剛剛乾完體力活,滿身熱量,便穿着短T出來了。
吃過飯已經夜裡九點半,又下着雨,室外溫度降得極低。
剛剛邁出飯店大門,秋季的涼意便撲面而來,我下意識的抱住雙臂瑟縮了一下。
「冷了嗎?」他低頭問我。
我搓搓雞皮疙瘩迅速猖狂的雙臂,誠實的點頭。
很快,一件帶着體溫的外套罩在我肩上,淡淡的煙草味兒在我鼻間繚繞。
披着大哥的外套,就好像被大哥抱在懷裡。
我的臉忽的紅了,熱得要命。
很想要把外套還回去,這太親密了點。
大哥早已洞悉我的想法,按住我的肩膀說道,「披着吧,又不是第一次了,感冒會耽誤參賽。」
這倒是個大帽子,我無奈的被他成功威脅。
*
大哥說我們打的是團隊賽,其實所謂的團隊只有我和他兩個人,其他幾位都只是熱情幫忙的外圍人員,並不會出現在大賽的名單之中,也不會參與創作。
比賽的級別對於我們這些在讀的學生來說,算是很高,參加的全是佼佼者。想要在比賽之中脫穎而出,難度還是很高的,我沉下心來認真對待。
大哥說我們必須跳出國畫約定成俗的套路,走創新路線,否則取勝無望。
我深以為然,開始深度思索如何用國畫的畫法去表達富於新意的東西。
比賽在十月末,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也算充足,我還有時間進行思考。
我和大哥在畫什麼上各自堅持自己的意見,從這一點上來說,我和他都屬於比較強勢的人。
誰也說服不了誰,後來我們決定各自畫副小樣出來先,綜合評估後再做最後的決定。
這個想法相對公平,我同意了。
接下來,我除了上課,便沉浸在創作之中。
大哥以方便交流為名,在研院的畫室給我留了個專用的位置,我隨時可以過去。
因為大哥的存在,我成了林大第一個可以隨意出入研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