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道:「我這窗戶可是透視的,你最好現在就趴好,不然等我出去了你再被拍,有你好受的!」
陸時衍不爽,卻還是把口罩眼鏡帽子都戴好,抱着手臂就直接在后座躺下。
宋禹霖看他這副聽話的樣子還有點驚訝:「你現在怎麼這麼乖了?」
上車之後罵人也沒那麼凶了,出國一趟,性格變這麼沉穩了?
顧蘇螢看透一切:「他這是裝沉穩呢,成熟男人第一步,少言。」
「顧蘇螢!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宋禹霖跟着顧蘇螢笑了半天,沒看到陸時衍氣紅的臉。
陸時衍偷偷回國,不能回自己家,只能和宋禹霖一起暫住在顧蘇螢家。
一進門,顧蘇螢就急忙關閉屋子裡所有的窗帘。
她雖然算是半個娛樂圈人,但她家裡還有個宋禹霖,這要是被拍到。
除了陸時衍自己,全世界不會有第二個開心的人。
「時衍這次回國待多久?」
陸時衍輕咳兩聲,一臉正經,卻莫名有種裝大人的違和:「待不了幾天,就回來看看。」
顧蘇螢在一旁整理東西,翻了個白眼。
她前不久說漏嘴,讓陸時衍知道宋禹霖已經離婚了,結果陸時衍根本坐不住,馬不停蹄就回國了。
陸時衍也就是罵她的時候嘴皮子利索一點,在宋禹霖面前他和啞巴有什麼區別?
宋禹霖:「非公開行程是不是就不會被拍了?」
「也不是。」
陸時衍撓撓頭:「除了那位知道是知道我行程的媒體人以外,國內的媒體記者應該都不知道。」
「但要是出門,估計還是會被粉絲或者路人認出來。」
「瞧你那嘚瑟樣。」
顧蘇螢罵道:「我馬上把你行程賣掉大賺一筆,你等着身敗名裂吧。」
陸時衍不理她,一臉認真看向宋禹霖:「晗清,你和她做這麼多年朋友,真是辛苦了。」
「那個……」他突然有點害羞。
「我聽說你離婚了……你考慮一下第二春嗎?」
宋禹霖覺得有點好笑:「第二春?
誰?」
陸時衍:「我。」
第16章宋禹霖頓時沉默了。
她嘴巴動了動,不知道接話,很快看向顧蘇螢。
結果顧蘇螢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躲起來了,宋禹霖回頭望了個空。
故意的吧。
宋禹霖在心裏罵道。
她轉頭看向陸時衍,發現他還是一臉期待看着自己。
「時衍,其實我覺得……」她話沒說完,陸時衍慌忙抬手打斷:「我不接受一切發放好人卡行為,如果你沒想好的話,現在可以不回答!」
他說完就往房間跑,宋禹霖愣是沒說出一句話。
陸時衍喜歡她?
「怎麼?
不敢相信?」
顧蘇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調侃她。
宋禹霖瞪眼,有點不知所措:「你知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你也不攔着他!」
她一直都只把陸時衍當弟弟,誰允許他突然裝大人了!
「我攔他有什麼用,你結婚這幾年確實攔住他了,但他還不是喜歡你?
人的心哪是說攔就能攔得住的?」
……晚上。
宋禹霖已經躺上床,耳邊還在迴響顧蘇螢最後說的話。
「離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因為你和陸卓勛分開了,所以時間就要靜止了嗎?」
「再說了,也沒人要求你必須要和陸時衍結婚啊,談個戀愛玩玩沒什麼的。」
雖然顧蘇螢說得搞笑,但宋禹霖還是覺得不輕鬆。
她和陸卓勛結婚之前,陸卓勛也是個很好的人,結婚之後陸卓勛也還是對她很好。
如果沒有那場意外,他們會一直很好。
可誰能保證之後不會再有新的意外?
經歷過那樣的噩夢之後,她實在不敢相信自己之後還能擁有幸福。
更何況陸時衍是當紅藝人,粉絲千萬,年輕多金,何必和她牽扯在一起。
噹噹朋友沒什麼,再多就真的不可能了。
宋禹霖給自己洗腦許久才徹底忘記這件事進入夢鄉,但不知道是不是近鄉情怯,她兩年多沒回淮城,一回淮城就做了噩夢。
她又見到那場車禍,見到她和陸卓勛的爭吵,見到天旋地轉的一切,嗆人的濃煙和灼烤的大火。
夢裡濃煙也讓她快要窒息,驚醒時已經一身冷汗。
宋禹霖揉了揉太陽穴,艱難從床上起身。
雷聲裹挾着雨水的聲音,她拉開窗帘,瓢潑大雨打在窗戶上,讓她莫名覺得一陣發冷。
她走出房間,發現顧蘇螢和陸時衍已經醒了。
顧蘇螢讓她自己去拿早餐吃,她拿着吐司走到客廳,才發現客廳的氣氛異常低迷。
「怎麼了?」
顧蘇螢和陸時衍的表情都不太好,快要讓她覺得昨晚陸時衍被拍到了。
她還特意回頭看了眼緊閉的窗帘。
「極端天氣,天氣預報說可能會持續幾天。」
顧蘇螢淡淡道,有種已經認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