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章

「看來皇天那邊在背後運作了,這次加賽,竟然採用了幫唱的模式!!!」

「一旦柳如煙登了台,以她的人氣,這歌王還需要再選嗎?」

「反倒是顧哥你,在兩首歌震驚世人的情況下,竟然輸給了秦浩明,這皇天當真是好算計!」

休息室內,雲初然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縱然她有心替顧清明幫唱,但她和柳如煙人氣上的差距,卻是無法抹平的。

反觀顧清明,則是拿着紙筆寫寫畫畫。

加賽這種事,他想都沒想過,因此只準備了兩首歌。

想在這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裏搞出第三首,還真是不小的挑戰。

雲初然坐到顧清明身邊,認真道:「顧哥…你要是不嫌棄,就從我那幾首歌里挑一首吧,《飛鳥與蟬》你覺得怎麼樣?《空空如也》也可以。」

顧清明微微搖頭:「說白了,還是口水歌的範疇,在柳如煙的粉絲效應前,是撈不到什麼好處的。」

「那怎麼辦…現在寫歌的話,肯定是來不及的。」雲初然真是徹底沒法子了。

「搞定了!」顧清明打了個響指,隨後將一張譜子拿到雲初然面前:「借把吉他去練練,還有,把這張譜給鍵盤老師,讓他照和弦跟着鋪音就成。」

雲初然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就在顧清明雲初然緊急排練新歌時,秦浩明已經牽着柳如煙的手來到了台上。

第三輪,他選擇演唱的歌曲,是新專輯中的主打歌之一《化學裏面的反應》。

這首歌可以說是在眾歌曲中最受歡迎的之一,目前鈄音短視頻上,已經有眾多網絡歌手選擇跟風翻唱了,紅極一時。

「化學裏面的反應,你是氧來,我是氫。」

「多出一倍於你才顯得公平~~~」

伴隨着輕快的音樂,柳如煙秦浩明深情對唱

「哇,好甜啊!!!」

「終於等到這一幕,情侶對唱真是太甜啦。」

「雖然但是,我為什麼聽不懂浩明歐巴在唱什麼。」

「你懂什麼,這是韓式發音。」

「浩明歐巴可是韓流頂級明星,你是在質疑他的業務能力嗎?」

一曲唱罷,彈幕已被滿滿的粉色桃心所佔據,天后和他男朋友的高調對唱,粉絲們怎能不激動。

再加上各位評委老師恰到好處的打分,最終,這首《化學裏面的反應》竟獲得了98.5的高分!!!

「嘖嘖,不愧是偶像效應,喂粑粑他們都吃啊。」

剛剛下台,秦浩明和柳如煙,便聽到來自顧清明悠悠的嘲諷。

「你…」秦浩明差點兒沒氣的動手。

顧清明白了他一眼:「你什麼你,好狗不擋道。」

然後,顧清明和一眾工作人員,抬着各式樂器走上了台。

其實也不多,就一把吉他,一個手鼓,以及一台鍵盤和一支馬頭琴。

一上台,主持人便用頗為誇張的語氣問道:「大魔王,據我們的工作人員說,這首歌,是在剛剛10分鐘內創作的,是真的嗎?」

顧清明點了點頭,笑道:「主要這次來就準備了兩首歌,誰知道你們給搞出個加賽,我都說我要退賽了,你們還不讓,哎,就挺無語的…」

此話一出,全場都被顧清明給逗樂了,人家來參加節目都是來爭歌王。

你倒好,還嫌麻煩???

不過對於這位歌壇大魔王的敬佩,卻是更濃了幾分。

因為突然多出個加賽,所以又寫了一首歌,就這個態度,完全就沒話說嘛!

接下來,主持人又特意對雲初然進行了一番採訪,當然話題肯定是圍繞着「歌壇大魔王」來進行的。

對此,雲初然也沒有隱瞞,直接說了,歌壇大魔王是剛剛加入自己工作室的新人。

因為發覺到他的天賦,不願將其埋沒,所以這才讓出自己的資源,而對於這一點,觀眾們也頗有感觸。

這傢伙的天賦,當真是無與倫比的。

「那麼,接下來一首《安河橋》送給在座的各位,因為時間很匆忙,沒有事先排練過,這是第一次合奏,希望大家多擔待。」

說著,顧清明深呼一口氣,開始敲打手鼓。

「咚,咚咚噠咚,咚噠。」

前奏清淡而樸素,僅有手鼓和鍵盤參與。

在重複了幾遍後,有觀眾皺起眉頭,甚至有評委微微搖頭。

似乎都覺得這前奏,比起之前的歌有些單調了,並沒有那麼的驚艷。

顧清明不管那些,緩緩閉眼,在聚光燈的照射下,緩緩開口:

「讓我在看你一遍,從南到北~~~」

「像是被五環路,蒙住的雙眼~~~」

「請你再講一遍,關於那天~~~」

「抱着盒子的姑娘,和擦汗的男人~~~」

在被妙音丹滋養過後,顧清明的音域可謂達到了世間最寬的地步,無論是極致高音,亦或是煙嗓低音,他都能拿捏的遊刃有餘。

因此僅僅是開口幾句,便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起了雞皮疙瘩。

就連正在演奏吉他的雲初然都滿是新奇的看向顧清明,這種表現,顯然她完全沒有想到。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樣回不來~~~」

「代替夢想的,也只能是勉為其難~~~」

「我知道,吹過的牛逼,也會隨青春一笑了之。」

「讓我困在城市裡,紀念你~~~」

正如顧清明前世所說的那樣,當安河橋響起的那一刻,連路過的狗都會有自己的遺憾。

副歌雖只有短短几句,但在一種莫名氣氛的籠罩下,幾乎所有人都想到了曾經那個躊躇滿志,意氣奮發的自己。

至此,觀眾們徹底被這首歌感染了,雖說沒有前兩首歌那般驚艷,但簡單的旋律卻最能抓住人的心。

「讓我在嘗一口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開,不會太久。」

「讓我再聽一遍最美的那一句。」

「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唱罷,顧清明忽的站起身來,當著無數帶着詫異神情的觀眾。

就這麼…摘下了自己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