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舉起床頭上的檯燈,想要給他開瓢。
但敗類反應比我快,不但躲開了,還賞了我幾巴掌。
臨走,他打電話給我姐,說我不懂規矩,需要好好調教。
我姐很快趕過來。
她撿起地上散落的錢,挑釁似的塞在我內衣里。
我反手給了她一巴掌,咬牙切齒的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還給了我更重的一巴掌,並捏着我的下巴威脅我。
讓我出賣身體,幫她打通商業上的人脈。
那時候我還尚有一絲骨氣,所以斷然拒絕了她的要求。
但她趁機給我灌了葯,當晚就把我送到了幾個老男人的床上。
我已經不想回憶那一晚上是怎麼過來的。
那幾個大腹便便,滿身肥肉,口裡淌着涎水的老男人們,每回憶一次就讓我作嘔一次。
但我姐卻將那噁心的一晚全程進行了錄像。
她將我關在屋子裡,按着我的頭一遍遍的強迫我看。
她把這稱之為「脫敏」。
並威脅我如果再不服從,她就把這些東西放在網上,放在我學校的論壇里,讓我身敗名裂。
幾天下來,我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我妥協了。
這一妥協就是五年。
五年里,我陪過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我徹徹底底的淪為了一個玩物。
我姐就是這樣踩着我的血和淚,一步一步成為了富甲一方的房地產巨頭。
而我,疾病纏身,全身惡臭,被她趕到了出租屋等死。
3我死去的那天,正值我姐的新辦公大樓落成典禮。
我瀕死的眼睛快要睜不開,卻依然堅持觀看她的揭牌儀式的現場直播。
屏幕里,她傲然挺立,一身華美的裝扮宛如女王加冕。
主持人誇讚她是「房地產業一顆熠熠生輝的新星。」
我姐舉着話筒,對着台下慷慨陳詞。
她講企業文化,講社會責任。
她情緒飽滿的宣布她辦公大樓的一樓角落處,有一處特別為流浪人員而開闢的棲身之所,這是她以實際行動送出的對社會弱勢群體的關愛和溫暖。
彈幕紛紛對她誇讚。
那一刻,我只覺得好笑又可悲。
我很想立刻衝到現場去當面揭穿她,去親口告訴那些長槍短炮的記者們:「去溧陽路路口偉平超市下面的地下室看看吧,那裡躺着被她榨乾價值的親妹妹,正在等死。」
但現實是,我已經無力到連個彈幕都打不出來。
最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