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genicomprinters.net/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之後,前夫哥越來越坐不住了 第9章_木林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姜彤開着車回到A城隔壁的三四線小城市H城內。

她父母都是老師。

住在一個老小區裏面,裏面大部分住着自家親戚。

是之前拆遷後分的房子。

家裡有一個弟弟和妹妹,都已經結婚成家了。

聽說她離婚後。

全家都在等着她回來。

姜彤把車子停到停車場,拎着禮品牽着閨女回去。

涵涵走路從不蹦蹦跳跳。

她喜歡牽着姜彤的手,總是安安靜靜的樣子。

話也不多,和其他活潑的孩子還是有些差別,但她智力沒問題,反倒挺高的,只是不愛說話。

但前夫一家都不喜歡她,更喜歡活潑好動的沛沛,哪怕沛沛喜歡惡作劇,用前婆婆的話來說,那就是「古靈精怪」,孩子皮一點好,聰明。

姜彤對於小女兒教育問題一直很頭疼,因為她想管教的時候,前公婆就總攔着她,才導致今天的模樣。

她收斂心裏的煩悶,因為多想想都是會心梗的程度。

父母家在六樓。

按響門鈴後。

開門的是妹妹,姜麗看見姜彤就撇嘴,眼裡還有點幸災樂禍,她不喜歡這個姐姐,覺得她古板無聊,「老爸快氣死了,你快點進去看看吧。」

姜彤沒吭聲,她跟這個妹妹的感情也不親近,倆人差了五歲,沒什麼共同話題,就挺生疏。

她牽着涵涵進門,就看見老母親躺在藤椅上,精神不大好的樣子,頭上的白髮好似更多了。

「媽,我回來了。」

姜彤嘆口氣,這麼平靜地跟老母親打了招呼。

薛紅英立即翻身起來,看見大閨女就開始哭,「你這孩子,你要我和你父親怎麼辦?你怎麼敢離婚?」

她抖着手指責姜彤。

老兩口都是古板的人,對於長女的教育更是苛刻,對姜彤的要求很高,也希望她能平穩地走完人生流程,考上個不錯的大學,結婚後相夫教子。

現在她竟然離婚?

那就是離經叛道的行為,說出去都是丟臉的事!

「我不知道王春桂怎麼跟您和爸說的,但離婚這事兒錯不在我,是許懷遠他出軌在先,不作為在後,結婚這幾年,我有丈夫跟沒丈夫一個樣。」

姜彤難得心平氣和地能將自己的痛楚傾訴,這些年她過的愈發麻木,實在找不到結婚的意義。

她看見弟媳走出來,溫和地對自己問好,「大姐和涵涵回來啦?吃飯了嗎?我去買點菜。」

姜彤就對着陳菲茹說道:「菲菲麻煩你帶着涵涵出去走走吧。」

對於這個弟媳她是信任的,是個很靠譜的人。

涵涵也挺喜歡舅媽。

陳菲茹立即答應,過來抱着涵涵,「涵涵跟舅媽出去玩好嗎?」

涵涵只安靜地看着姜彤。

姜彤就摸摸她的臉蛋,笑着哄道:「跟舅媽出去玩吧,一會兒就回來了,媽媽在這兒跟外婆說說話。」

涵涵這才懂事地點頭。

陳菲茹看着姜彤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抱着涵涵出去了。

等孩子走後。

薛紅英才語重心長地說道:「這婚後有幾個男人不偷?又不是小年輕的,非要什麼情情愛愛,他不鬧到家裡來,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

「媽——!您這說的什麼話?」姜彤對於這話不愛聽,她嫌噁心,不明白為什麼父母也是這種態度。

薛紅英紅着眼眶勸她,「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這一離婚,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急得上火。

「離過婚的女人名聲多難聽?你以為再婚就那麼容易?你一個女人離婚後還得帶着一個孩子,誰敢娶你?男人都一個樣,懷遠這孩子不錯了!」

「他掙錢又厲害,你安心在家照顧孩子就行,甭管他去,一輩子忍忍也就過去,總比離婚強。」

「趁着懷遠這孩子心裏還有你,還來得及,今天早上他還讓我勸勸你回頭,這回他是真知道錯了,說是以後絕對改,你就答應吧?跟他重新領證。」

姜彤聽得火氣直上涌,她冷言冷語道:「那活着還有什麼意思?裝出來的闔家歡樂?不覺得可悲?離婚證已經拿到手,我怎麼可能再去跟他複合?」

「媽,您當初怎麼教我的?要我正正經經做人,婚姻是兒戲嗎?離婚不是**,是我真的過不下去了!」

姜彤和母親對峙的動靜吵到了屋內休息的父親,姜田原怒喝道:「知道婚姻不是兒戲你還敢離婚?知道離異帶一個女兒日子怎麼過嗎?真當五百萬能過一輩子?坐吃山空,你自己能幹嘛?!」

「如果您和母親是這種態度,那我覺得我沒什麼回來的必要了。你們只在乎名聲和金錢,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現在出軌的人是他!不作為的人也是他!竟然還成了我的錯處不成?」

姜彤直接反駁,除了心累竟然還覺得荒唐,為自己不可理喻的父母覺得可悲,真無法指望他們。

姜田原也是父權主義,在家向來說一不二,先不提別的,大女兒當面頂嘴,他就能氣瘋。

「你現在是翅膀硬了,老子管不了你了不成?!你現在就給我回去復婚,夫妻倆的家事別鬧到外面來,自己好好解決就是,說離婚就離婚,誰給你的膽子?天大的事情居然自作主張?!」

姜彤已經懶得管了,轉身就往門口走,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回來是想看看父母,在家喘息片刻,不是回來聽他們的指責和怒罵,純屬找罪受。

反正她態度已經帶到,婚是離了,不可能複合。

只是許懷遠一家居然找到她父母那邊去當說客?想複合?做夢去吧,說起來離婚也小十天了。

姜彤只覺得慶幸。

至於父母,說是氣的病倒了,但她看着他們挺精神的。

罵她多中氣十足?

姜彤也懶得理,她現在就是處於一種極其疲憊的感覺,雖然看着平靜,但沒人知道這是她縫縫補補的外殼,內里其實早就傷的支離破碎。

也無心管太多,不然她完全可以跟前夫家好好鬧一場,但她覺得沒必要,她太累了,需要修生養息,不然她怕自己也撐不下去,她還得照顧涵涵呢。

姜彤給弟媳發消息,讓她把涵涵直接帶回來給她,之後拐彎回了趟鄉下爺爺奶奶家裡,給老人家帶點東西,鄉下倒是歲月靜好的樣子。

她同樣把離婚的消息帶給二老,爺爺奶奶卻看的比父母開,雖然頻頻嘆息,但只說姜彤自己決定就好。

帶着涵涵過了三四天鄉野生活,總算是能得到片刻的治癒。

期間前夫裝模作樣打電話過來,問他很喜歡的那條領帶放在哪裡,破壞了姜彤她的好心情,當時她冷靜地說了兩個字,那就是讓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