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genicomprinters.net/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之後,前夫哥越來越坐不住了 第2章_木林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離了婚你什麼都不是!」

「沒有我,你活得下去么?」

「姜彤,你是二十八,不是十八歲,離婚後你以為還有誰會要你這個黃臉婆?」

餐桌對面,坐着的是她的丈夫,男人沉穩可靠的樣子,正在「有理有據」似地跟她冷靜分辨情況。

姜彤和他高中就在一起了,熬過大學四年異地戀,卻熬不過婚後四年。

許懷遠這些年來保養的還算不錯,雖然比起年少時期發福了些,依舊那麼相貌堂堂,如今穿着西裝,戴着名表,是她陪着他一路上從無到有的。

但現在,姜彤卻成為他口中沒有人要的黃臉婆。上門女婿>

透過餐桌對面的玻璃酒櫃,她看見了自己邋遢的模樣,常年在家做家務,隨意紮起的低馬尾亂糟糟的,臉色蠟黃,雙目無神,還掛着黑眼圈。

家庭主婦的生活太難熬了。

更何況丈夫他還出軌。

姜彤將手上的東西直接推過去,照片上是他和別的女人的親密照,不止一個,還有他和大學時期跟人約炮的聊天記錄截屏,說起來好笑,這些東西竟然還是他大學四年的出軌對象整理給她的。

許懷遠看見這些證據後啞火了,他瞳孔微微顫動,雙手交握放在桌前,這是一個防備的姿勢。

他心慌了。

姜彤真的累了,最近和婆婆爭論二胎的事情也很累。

「離吧。人家已經等着上位呢,我再不讓位就說不過去了。」

許懷遠跟踩了尾巴的老鼠似的跳腳,他擰着眉頭說道:「哪個男人不偷腥?你需要接受這個事實。」

他說:「外面這些不過是玩玩而已,我沒想要傷害你,我妻子只有你一人,你放心,外面的我會處理好……」

「啪——」

許懷遠猛地被打偏過頭,俊臉立即紅腫起來,他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姜彤,似乎不敢相信,她竟然還會動手打人?!

姜彤冷眼看着他,手心火辣辣的,但心裏居然沒有一絲波瀾,想來他們的婚姻早就支離破碎。

「我勸你別把事情鬧的太難看。選一個吧。一,我起訴離婚。二,和平分手。但無論如何,該補償我的你一分都別想少,離婚協議在照片下面,趕緊簽了。」

要不是顧及在卧房的女兒,她能現場把他撕爛。

姜彤的眼底總算染上一絲火光,眉眼也變得鋒利起來。

許懷遠從來沒有見過姜彤這一面,她一直都是溫順體貼的,他被這一巴掌打懵了,下意識擰着眉頭。

姜彤不想嚇到孩子。

不料有人樂意。

樓道忽然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大門被猛地被推開,砸到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一老一少的身形出現,三歲半的沛沛猛地衝過來打姜彤。

「壞媽媽!臭媽媽!最討厭你啦!我要讓爸爸把你趕出門!」

姜彤望着這個女兒真的心裏一陣惡寒,有的孩子天生就是惡魔,她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大閨女小名叫涵涵,小女兒的小名叫沛沛。

大閨女安靜不好動,小閨女從小調皮搗蛋,因為小閨女嘴巴更甜一些,家裡都偏心小的。

哪怕是她丈夫,也把小閨女慣得無法無天,她更是天天衝著姜彤炫耀,說爸爸永遠都最愛她。

平常也不親近姜彤,而是跟着她的爺爺奶奶親近。

姜彤想管教她都沒有機會,硬生生地生了個冤家,前段時間她把她姐姐往樓梯下推,更是讓她對她失望至極,就這樣還被她公公婆婆護着呢。

她心痛的同時,大閨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房間跑出來,猛地把小閨女一把推開,護住媽媽。

姜彤看見涵涵,立即蹲下摸摸她的腦袋,孩子還在發燒,她原本不想吵醒她的,還是傷到她了。

那邊的沛沛被慣得無法無天,打媽媽被姐姐推開後,反倒對着身後的奶奶大哭起來,大吵大鬧地撒潑,「壞媽媽!壞姐姐!奶奶快給我換一個媽媽!」

這個家最厲害的角色,她的婆婆王春桂才是最能鬧的,果不其然,她看見了桌上的東西,忽略了其他照片和聊天記錄,只看見了離婚協議。

頓時就開始拍大腿吆喝起來,哭嚎道:「誒喲!你個沒良心的黑心女人,要離婚就趕緊給我滾出去!別佔著茅坑不拉屎,生不齣兒子的賠錢貨!嫁進我們老許家這麼久,兒子生不出來就算了,還有臉離婚?!你還想分家產呢?做夢去吧你!」

王春桂還想過來廝打姜彤,最終被姜彤一巴掌打個脆響,直接把她打愣了,旋即就開始發狂了。

「涵涵,去媽媽房間拿包包,媽媽帶你先走!」

大閨女只是安靜不愛說話,並不笨,立即就往房間跑。

許懷遠也看傻眼了,他叫住大閨女,「涵涵別去!」

但涵涵絲毫不聽他的話。

姜彤這邊跟婆婆新賬舊賬一起算,直接廝打起來!

等到大閨女出來。

她猛地把王春桂往許懷遠那邊一推,之後抱起涵涵,冷聲到:「明天早上民政局見,離婚協議上的金額一分不少的,都給我打到賬戶上!不然,許懷遠,你私下是個什麼東西,我可比你清楚!」

許懷遠看着人模狗樣,其實是個背後喜歡嚼舌根罵人的貨色,他以前沒少在聊天裏面跟她吐槽。

姜彤要是把他那些聊天記錄發出去,外加他出軌的證據,他照樣討不到好處,所以他只能答應。

許懷遠面如土色,眼神陰霾,死死地盯着她們母女倆的背影。

王春桂還想追出去,最終被許懷遠呵斥道:「媽!你還想把事情弄的更糟嗎?你能不能安分點?」

許懷遠難得發這麼大的火,王春桂都不敢吱聲,她縮縮脖子,眼淚也沒掉幾滴,「還不是姜彤的錯。」

沛沛被嚇傻了,沒想到媽媽和奶奶會打起來。

許懷遠也頭疼,他扶額緩緩,今天是個爆炸性的衝擊,他怎麼也想不到,昨晚還好好的,全家商量着過段時間一塊去遊樂園,今天就鬧離婚。

他看着小閨女,頓時也嚴厲呵斥到:「還有你,沛沛!你怎麼可以動手打媽媽?!誰這麼教你的?!」

沛沛也沒見過父親這麼凶過,立即委屈地哇哇大哭。

王春桂立即抱住小孫女護着,這個孫女她最喜歡了,嘴巴甜,還黏她,「你們兩口子吵架,把火沖我們撒做什麼?誰讓你自己偷吃不擦乾淨嘴巴?」

她說完就哄着小孫女,「喔喔,沛沛不哭,是媽媽不好,爸爸不是故意凶你的,是媽媽惹你爸爸生氣了!」

許懷遠簡直頭疼!